任短秋

二次死宅,足球爱好,腐龄八年,海贼死忠,本命索大,一见钟情然后粉了十年,漫威DC都看,粉妮妮小虫老爷闪电,欧美最爱RDJ,其次普叔
擅长尬聊,是话废本人了
【是个暗搓搓的罗粉】

光之子教你解决逃避的恋人

“呃噗。”



蓝色枪兵站在床边,慢慢倾斜身体,一头栽进柔软的被子里。光之子英俊的脸庞受到了冲击,好悬没撞塌鼻梁。



床铺上躺着白发的弓兵,他本好好的睡着,无奈有些英灵就是看不得他安静歇息。轰隆一声砸下来,健壮的小臂正好和弓兵来了个贴面礼。



受害者黑着脸爬起来,还没发作,就见闹人的大狗已经抬起了头,爪子一扒拉就到了弓兵身边。



他撒娇的本事真是一等一的好,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上去拱上一通,待到看见弓兵皮肤泛红了,再扬起笑容过去蹭蹭脸,撑起身时就什么气都消了。



褐肤的弓兵心硬如铁,面对这样一套却总是输得一塌糊涂——啧,有谁能拒绝光之子的笑容呢? 他最终还是泄气的坐了起来,任由旁边的火炉从身后抱住他,懒洋洋的把下巴放在他的颈窝里。




蓝发的枪兵在心里比了个V,庆贺着自己的阶段性胜利


——作战大成功。




不死者与勇士的同行之旅【枪弓】

西幻风
偏大纲向
不死者是红茶,大狗是勇士【就是蓝龙】

没写完,此为(一)


红茶是个学徒,因为无良导师(麻婆友情出演)布置的任务离开了塔中,把自己的一袋子东西甩到肩上,带好兜帽就向兽森进发了。



顾名思义,兽森是个魔兽遍布的地方。这里有成群的噬魔兽,巨大的荒原狼,狡猾的地藤蜥。泛滥成灾的稀缺珍奇的基本都能在这找到,可谓是大陆种类最全的“动物园”。

既然有这么多的神奇物种存在,那么龙的出现也就显得理所应当了。这个古老的族群曾经遍布整个大陆,如今却因为物种本能(龙性本♂淫)和差劲的生育能力几乎绝迹,剩的十来头基本都蜗居在兽森,几百年没出来了。



兽森很久都没有来客了,东界进去的基本都被底下不开化的兽类吃了,而且东界来的差不多都包藏祸心,想来搞点小破坏。而森林西界,被欢迎的不死者们又都是些死宅,随便做个什么事就是几十年为单位,懒得很。偏偏兽森里的都是性情中人,隔三差五就要串串门,挑挑事。可邻居挑来挑去也就那些个,找不到新鲜感的性情中人们都快闲的发霉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红茶进入兽森的时候,整个森林都躁动了的事,也就不是那么不可思议了。




最开始是最西边的噬魔兽头领发现了红茶,兴奋的嚷嚷给自己的同伴。没多久,森林里最大的群体已经知道了
森林中来了个死宅,它们叫喊着这个消息,声势十分浩大,以至于惊动了正在逗自家才成年幼崽的黑龙(斯卡哈友情出演)。黑龙没费什么劲就知道了森林里来了个年轻的不死者,想到还没送自家小蓝龙一个成年礼,心头一动,就把蓝龙送到了不死者身边。

毕竟挺久没用魔法,传送地点出了个小问题。蓝龙并没被送到红茶身边,而是被传送到了离红茶最近的树的树叶里,软软的一团一路下坠,最后啪叽一声落到了红茶脚边的地面上。


红茶彼时正带着兜帽在森林里悠闲地走,哪曾想人在路上走,锅从天上来。旁边树冠中似有异动,红茶聚精凝神了半天,却倒霉的同掉下的不明物体来了个擦脸而过,还被抱住了腿。


不明物体从坠落中清醒后,条件反射的就想扯过什么抱着。他目的准确,奔着红茶的裤管去的。于是红茶在察觉自己被什么缠住双腿时,他捻箭搭弓,眯眼瞄准,低头却同一双红的透彻的眼睛对上了视线。



是条龙。

大概是【无目的的穿越】前章

第一次的全军覆没【枪弓】


火烧云大片大片的盖住了天空,导致照在人身上的光都变成了红色。


所有人都倒下了,只有他还站在战场中央,痛苦的抱头长啸,悲惨异常。



有人在吗?

他小声的抽泣着。

有人活着吗?

风声凄厉,仿佛那些灵魂在哭叫。




他终于直起身子,极目四望,这里有着成堆的尸体,和一个绝望的人。



然后他终于把那句话体会到了一个深刻的地步

挽救一部分人的同时也意味着要放弃一部分人。

等价交换,没什么不公平的。






第一次见到他时库丘林是有些微吃惊的。因为他的身上带着一股子洗不掉的血腥气,深入骨髓,刻进灵魂。




你不能否认他是一个几乎无法拯救的人。能真正拯救他的只有他自己,可他却总想着该如何杀掉自己,彻彻底底。




光之子从来就不是一个善于说服他人的人。于是他只好看着他认死理的固执的一条路走到黑,气的想杀人又只好自己按住自己的手,在一边急得团团转可对方就是不听。




他说你很好

可是他不信




有一次他受了挺重的伤,多处骨折大出血。

他任劳任怨的给他包扎伤口,低着头看着他身上的血肉模糊,突然就来了一句

哪怕会死也要继续拯救吗?

手上动作不停,好像没注意到空气的突然安静。

他侧过头去看窗外的炮火轰鸣,爆炸的颜色映红了他的脸颊。

他突然像有感应似的抬起头,看着他的一头白发。

机枪声依然很响,可他却偏偏耳尖的听见了他给的一句回答。


"嗯。"

这一声足以将他打入地狱。

我可不就是个傻的【枪弓】

他斜着眼看他,摇摇头然后甩了一句
"你怕不是个傻的。"



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还在那傻笑,回过味后就暴起拿了个枕头就揍了过去。


战场上无往不利的孤胆英雄的攻击当然不可小嘘。枕头直砸到他的脸上发出了"噗"的声响,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投枪技术没有衰退。



之后两个人就你来我往的玩起了枕头大战,期间夹杂着他的毒舌和他说不过只好动武砸过来的更多枕头。


一旁的侍女们不忍直视的捂住了脸,殿下您和Emiya王妃怕不是只有三岁吧

枕头大战我家孩子都不玩了呢哈哈



枕头大战玩着玩着就夜深了,然后两个只有三岁的人也真跟孩子似的玩的精疲力尽。

Emiya先支撑不住,一歪头趴在枕头堆里就睡了过去,睡前还不忘打击一把:"准头真差。"
到了这个份上这种话语对库丘林已经不痛不痒了,于是他只是"切"了一声就倒下了,用最后一点劲把Emiya拨到怀里抱住,然后就眼皮一闭,睡着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太阳照屁股了两个人还是没起来。Emiya倒是醒过,不过在他想要挣扎着起来时死活没把身上压着的那一坨给弄下来,反而差点被还在睡梦中但察觉到他要跑的库丘林越收越紧的手臂给勒死。于是只好再次躺下拍了拍库丘林的胳膊叫他轻点,这回他很听话,慢慢的松了手臂。仍然被圈在怀里的Emiya没再去尝试挣脱,感受着自动贴上来的那个蓝色脑袋的炽热体温,听着一呼一吸也就渐渐睡了过去。



虽然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他抱着睡得四仰八叉。



Emiya睡过去后不久库丘林醒了,于是当侍女们进卧室时看到的便是,后来先醒的库丘林把睡得迷糊的Emiya搂在怀里,阳光洋洋洒洒的洒了满室的情景。



我可不就是个傻的,傻得就认定你一个了。

时空三十题

逆生长【枪弓】

红色的英灵从来不怎么关心自己的事。
某一次出任务回来后御主说了一句,Emiya显得越来越年轻了呢。
他惊讶的抬起头之余观察了下自己,发现确实如此。这段时间一直忽略的所谓的生长痛也越来越明显。

然后他发现自己开始逆生长了。

这点让他有些苦恼。越来越小的身体会引起很多不便,生长痛虽然比起其他伤痛来说轻了太多,但半夜因为腿抽筋而抱着腿在床上翻滚也绝不好受。

他很清楚逆生长是什么玩意儿,到了最后自己会变成两个细胞的结合体,然后消失。哪怕是阿赖耶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也无能为力。一旦消失就很彻底,绝对不会有存活的可能。
他对自己会消失这件事毫不关心。
尽管心里有个角落在叫喊着不想如此。

他给自己在外貌上做了伪装,确认了绝对不会露馅后才再次出现在大家眼前。

此时他已经窝在房间里两天了。



他的伪装在外观上确实是没有什么错误,也可以正常的做出反应,只要不接触脸,就没什么问题。而他认为就算有接吻狂魔自己也可以完美的躲开。并且他会小心翼翼的避开唯一会突然袭击他的枪兵。

结果还是失算了。

库丘林吻了他,然后发现那就像个孩子的唇。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解除了伪装。

此时他已经缩到他六岁时的模样了,除了发色和瞳色不同,压根就没什么区别。

他很快就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逆生长,对吗"
他轻声说

他不想看他的眼睛,扭过头去,然后点了点头

爱尔兰的光之子在这一刻在一个六岁的孩童面前露出了要哭的表情。

随后他听见了他颤抖的声音。

"要不是老子发现……你是不是打算直到死都自己瞒着……"
他沉默着,没有回答。

"拜托……你是想让老子当一个连自己爱人彻底消失了都他妈不知道的混蛋么"
他语腔里带着些苦笑,不知道是在笑他,还是笑自己。

他依然没有开口,任他把自己抱的死紧。
于是他就狠狠的拥抱着他,把小的可以完全抱住的他禁锢在怀里。
尽管得到仅仅只是心里安慰。

逆生长无解。
他无声的说。

我也不想让你看到我这幅可笑的样子。

时空三十题

无目的的穿越【枪弓】

或许未来并不适合自己。库丘林在心里感叹着。
明明就是在很平常的躺在草地上睡觉,结果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战场上并且迎面而来一具尸体。
这种情况下正常人会被尸体压倒然后大声尖叫。但我们的光之子并不是正常人,于是他很淡定的用Gaeblog【天知道为什么它也穿过来了】把尸体插了个对穿然后甩到了一边。
他朝着战场的边缘走去,闲情逸致的简直像在凯尔特的草地上漫步












对于他穿越的说辞,Emiya并不相信,他给的理由是
"如果真的可以穿越的话,我早就干掉曾经的我了"
这成功的封住了库丘林的嘴。










他见证了他的毁灭。
他看见他一次又一次的拼命去救赎人们,为此他身负累累伤痕,手染无数鲜血。


他被他救赎的人们背叛了。


他被判了战争罪,将要处以绞刑。
当听到这个审判的时候库丘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甚至就要拿着Gaeblog去干掉那个满肚肥肠的审判官。
但他被摁住了。
Emiya摁住了他。
"为什么……"他难以置信的问,但当他看到他的眼睛时又说不下去了。
初见时还有些光亮的灰眸,彻彻底底的沦为了灰色,空空荡荡,一无所有。那颜色似乎在宣示着,他心如死灰
于是他听见他平静的说着
"接受审判。"











行刑那天阳光灿烂,没有丝毫的阴霾。
欢快的就好像人们脸上虚伪的同情与憎恶
他沉默的跟在他的身旁,到了行刑台后停下,看着他一步步走了上去,被套上粗大的刑索,然后吊了起来。
他阻止过他。但他始终给他的答案都是否定。于是他只能看着他把所有错误都担到自己身上,一步步的走向名为拯救的怪圈,越陷越深,走向毁灭。
他的手心里渐渐流出了血,一滴滴滴到了黑色的泥土上。他的牙咬的死紧,鲜红的眼睛瞪大,呲目欲裂。
他几乎就要吼出来抢下他了,但他终究是没有出手。
就算救下了他,他也活不成了。他深知这点。
可这点理智令他无比痛恨与清醒
他很明白他将要失去什么,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因为他无能为力







他死了
这是一个必然的结局,并且现在已经实现了。
审判官大舒了一口气,那个被他们重点盯住的蓝发也并没有做出什么事,一切都结束了……
他还未来得及转动一下眼珠,头颅就滚落到了地上。
现场顿时大乱。
在一堆花花绿绿的脑袋中,也就没人注意蓝色的那个不见了。
他没带走他的尸体,因为他不在那了。







你爱的是他的肉体还是灵魂?
灵魂
他答





因为唯有灵魂可以永恒

时空三十题

二维与三维【鬼知道那只狗×红茶】

库丘林觉得自己恋爱了。

更正,他觉得自己疯了。



当同宿舍的学弟一脸兴奋的拉他去看自己fate里的英灵时,他随便一瞟,就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红色的英灵披着圣骸布,白发灰瞳,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



他怔怔的看着他,直到学弟感到不对劲推了他一把才恢复过来。

"也没什么好玩的么,我写论文去了。"说完就急匆匆的转过了身。

这次换是学弟愣住了,当他忍不住探头过去的时候发现,库丘林的论文影都没见着,一直在那里看着英灵Emiya的相关资料。


"什么吗,原来是一见钟情不肯承认嘛"
他嘟囔着,回去打自己的游戏去了。




之后的事情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他疯狂的爱上了Emiya。

无论样貌,声音,身材,性格,就连小小的坏习惯在他眼里都无比可爱。

只是这个爱貌似有些过了。

他开始想要在现实中见他一眼。

于是他去见了那些Emiya的coser,但他每次都是并未走近就转身离去。

那不是Emiya。他很清楚。


他开始想为什么自己不在二次。

哪怕没有走近的机会,至少,还有远远见一眼的可能。

再不济,至少知道和他在一个世界。

哦不,应该是宇宙。


他有时甚至做梦会梦见他。

醒来后裆下一片黏腻,只好早起洗床单。



他近乎疯狂的表达着对他的爱。

老子他妈爱你啊!!!

像是一只绝望的困兽。




你能听见吗?

他问。

没有回答。

突然决定甜一把

关于为什么他接吻的时候总是闭着眼
“当然是因为看到那么大个狗头靠过来会控制不住想打人,啊不,打狗”艾米亚一脸理所当然的这么回答了,只是之后转身离去的背影有些小小的慌张。库丘林在艾米亚身后怀疑的思考着,抬头看着他的背影,却忽然看到了白色发丝下耳朵上不易察觉的红色,然后无声的,勾起了嘴角。
“什么嘛,那家伙,被老子迷住就直说啊”




补充:第一次接吻的时候,呃不是指车祸一样的撞上去,是正常的,正常的接吻。艾米亚并没有闭上眼睛,因为他觉得那好像是在主动索吻一样。当他的嘴唇和库丘林的嘴唇接触的时候,他愣住了。很可爱的,因为库丘林脸上的深情而愣住了。之后当库丘林的舌头不安分的想要撬开他的牙关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捂着嘴脸红着躲了老远。



欸我突然脑补出来大狗闭着眼日红茶,结果第一下没动静,想着欸这怎么了又用劲日了几下,终于有反应了,大舒了一口气。结果一睁眼发现原来是自己梦游,哪里有红茶啦日的明明是自动售货机啊哈哈哈
旁边的路人士郎表示惊恐麻麻原来库丘林是个变态吗居然有日自动售货机的爱好
然后大狗日的自动售货机里的康○傅冰红茶掉了出来
妈哒大狗你日掉了一个红茶hhhhhhhh

【龙与他的财宝】一小部分正文

“你他妈怎么就这么不负责任呢……明明答应了吧,战斗结束之后,会考虑的  明明都那么脸红着说了,别在给了一点糖之后,一棒子把人打到再起不来啊……”




从一开始看到艾米亚的样子就变得像是被人迎头打了一棒一样的蓝色巨龙,在艾米亚点燃火焰之后就闭上了眼。默默的感受着他的分量一点点减轻,许久后颤抖着想抱紧怀中的人,理所当然的抱了个空。他昂起头,用力把眼睛闭得更紧——但是没用,泪水依然流了下来,落到地上,和刚才还是某个人躯体的灰烬混做一团,像是嘲笑着他的无力。




你不配活着。一个声音这么对他说。你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你活该受罪,活该痛苦。
但你必须得活着,因为他不想让你死了。他对自己说。你得活着,老死了之后去见他,顺便嘲笑下他那逊到爆的死法。
然后把他抱的死死的,哪都不让去。如果他反抗,就告诉他————这是你欠我的。



只是这时的库丘林并不知道,或许以后还会有很多个艾米亚,但他的那个,是回不来了。

龙与他的财宝



西幻AU


大狗变成了大龙,红茶是个魔法师【战法】,因为某次召唤的错误把大狗的削弱形态召唤出来了【类似分灵,但实际是本体,只是实力上的差距而已,记忆、身体上的触觉什么的都是本体所接受的。削弱形态,你们懂得,人形】。然后就和大狗签了契约,牵着大狗到处跑,为了世界和平什么的。然后大狗带着红茶来到了原本大狗的住所,大狗单方面宣布红茶是他的财宝,所以bulabulabula……


之后因为红茶毕竟只是个人类,所以生命比较脆弱【相对于大狗来说,作为人类还是比较强悍的,毕竟战法】在大概三十多岁的时候去在某场战斗中支援,因为这场战役属于B级战斗,并不特别危险,红茶就没带大狗。【之前所有战斗都是带着的因为大狗怕红茶跑了,毕竟是不完全召唤,红茶要是跑了大狗就得挂了】。结果红茶为了救一个小孩子,被放冷枪,大狗依靠契约赶到的时候红茶已经救不回来了,然后红茶用最后一点魔力把契约转到了救的那个小孩身上,之后在大狗怀里,点了把火,把自个烧没了【因为是魔法神马的所以不像普通火,是直接一寸寸烧成灰的】大狗就只能那么看着,因为那时候红茶已经太脆弱了,就像一碰就碎似的。




之后大狗把红茶烧成的灰全收集了起来【别问我怎么收的,反正肯定不是在红茶烧的时候放个盒子去接,很傻缺很破坏气氛啊好不好】,放在红茶给他的第一个礼物,一个木盒里,只有盒扣那里镶着一颗宝石,红的,和大狗的其他藏品比起来廉价的很。之后大狗把盒子用身体圈住【龙形】,就沉眠了



百年之后,大狗的那片领地住进了人类,但是大狗的住地没人去探索。村里的冒险者组了个小队,不顾劝阻,去大狗的住地探索,准备去捞点宝。之后被结界挡外面了,于是就分开去找,看有没有入口,之后有个幸运的家伙,误打误撞进去了,进了大狗在的洞穴,确实是有很多宝贝,但大狗以保护的姿态在护着什么,幸运儿好奇去看了,就发现,一个木盒,被做成了宝箱的形态,被大狗那么护着。然后他就爬上了大狗的身体想看清楚点,然后就看到,箱子上有张泛黄的纸条【让我们假装普通纸可以风吹日晒雨淋保存很长时间】,在洞顶透过的月光的照耀下,上面用细细长长的古老字体写着“库·丘林最珍贵的宝藏”。于是他爬了下去,打开了木盒,发现里面是人的骨灰。
于是他在下面补充了一点“他的爱人”







其实不存在什么幸运儿,那个结界从一开始就被大狗设置的只有红茶和自己能通过,所以那个幸运儿是卫宫士郎,因为有着红茶的灵魂所以可以进入。其实大狗当初也是有着想找到红茶灵魂的想法,才会带着红茶化成的灰烬回了这里。但是看到卫宫士郎后他不这么想了,从一开始他爱的就只有红茶,只有和他一起并肩奋战,经历了那么多事的红茶。卫宫士郎和红茶不是一个人,哪怕是相同的灵魂,也不是一个人。










我会说其实一开始只想写几句话,就是结局的那几句么……




诸位,我热爱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