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短秋

二次死宅,足球爱好,腐龄八年,海贼死忠,本命索大,一见钟情然后粉了十年,漫威DC都看,粉妮妮小虫老爷闪电,欧美最爱RDJ,其次普叔
擅长尬聊,是话废本人了
【是个暗搓搓的罗粉】

无望的爱情【仏英】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但是”,他顿了顿,轻声说,“嘿老兄,我想我完蛋了。”



安东沉默的咬着烟头,蹲在弗朗旁边的台阶上,盯着门口那台骚包的车放空脑子。




“我完了。”弗朗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他用双臂紧紧夹住自己的头,把面庞深深的埋在了两膝之间。

他整个人都在法国乡间的微风中颤抖着,颤抖着落下透明的液体,打在台阶上的尘埃里。




安东最后狠狠地吸了口烟,捻灭烟头,状似平静的开口:
“柯克兰若是知道了,绝对会把你当做洪水猛兽,避之不及。”




“我知道,”他说,“我知道。”


弗朗西斯从来都没有可能和亚瑟柯克兰在一起,他们之间隔着十万道山隘,十万道深涧。千沟万壑在本就广阔的距离间肆无忌惮的遍地横陈,他不过踏出了警戒线一步,就是千峰之巅。



他理智清晰的给这段恋情下了无望的判定,并冷静的告诉自己死了这条心。

可是他的心却很不依不饶,只要得了一点点希望就立刻打蛇随棍,迅疾地成长膨大,甚至颤巍巍的开出一朵小花。





他模模糊糊的想,但我只是爱他啊


我又犯了什么错呢?

签字笔理论【一】

何浩咬着烟,烦闷的抓着头发,揪下来几根白毛。他坐着办公椅打了个转,苦思冥想了一阵,回身向朱二要了跟签字笔。

他糟心的看了我一眼,不情不愿的开了腔。


“人就是签字笔。”

他慢吞吞的说着他的怪异论调

“上点心的活久些,不上心的许是生产中就粉身碎骨了。”


“而这活久之中又有细分,一类是壳子活的久的,一类是内芯用的久的。”



“壳子活的久的是多数人的现状。”


“他们在年岁逐日增长的同时也在改换着自己的内芯,直至壳子迎来终末时,内里早已面目全非。”


“他们称这种过程为‘成长’。”








“内芯用的久的很少见,这种人迄今为止我只见过七个。”



“我,朱二,龙伯肃,成三爷,十六年前的阿武,许佑,金七。”



“我和朱二如今在朝城里浑混度日,龙伯肃早被赶去了国外。三爷那年因着霍铁拐入了狱,阿武是已入土为安。许佑听闻终被逼进了军营,估摸着这辈子再难重见天日。金七彼时是多么骄傲强大的一个人,我最后一次见他时却是已经残了。”



“我之所以说这些陈年旧事,不过是想告诉你,这类人向来没有善终。”


“因为不曾换过内芯,因而始终学不会圆滑自己的棱角,且随着时日减少越来越力不从心。”


“这类人有先天就是的,如龙伯肃和阿武,也有后来变成的,像许佑和朱二。”


“但无论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无一例外全都活的艰难。”




“因为我们是异类,从不合群。”

导游×司机


导游受,司机攻


张峰潇洒了小半辈子,当着他的金牌导游,游山玩水,吃吃喝喝。他本来以为能一直这么潇洒下去的,结果,他遇见了吴丹。



要说吴丹突然转到他们旅行社来开车也是蛮有名的,毕竟是一直挺厉害的职业车手,虽然嚷嚷着要退役但依旧红红火火。一开始他提退役的时候没人信,毕竟他还年轻,而且在职业车手里闯出了一番天地。但他是很认真的在实行这件事,默默的就把各种东西都转让了,只留下了一直陪着他的丹枫。【丹枫是车名】于是人们就开始猜测,他退役后会转干什么,只是猜来猜去,没有一个人认为,吴丹会去旅行社开车。



可他就是去了,他的行动力一向很强。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提着东西去旅行社报道了。



于是就遇上了,那天正好刚带队回来的金牌导游,张峰。



其实这事还是张峰自己惹出来的。那天他在论坛上看到最近很火的讨论吴丹会去当什么的帖子,他对吴丹有点印象,以前在电视上看到他在飙车,那车技不知甩了他们那的司机几大街。一路颠簸回来的张峰很有点怨念,就在论坛底下留言,半开玩笑似的话语说

要不来我们旅行社开车吧?工资高,待遇好,不过当我的专属司机的话就更好了,还可以包吃包住,不考虑下吗【后面藏着无数个哈哈哈】



发出去这段话之后他就直接关了电脑🖥,于是也就没注意到自己用的是大号。


这边张峰挠着头打着哈欠去洗澡,那边吴丹则是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发的那段话,以及他的简介
鹄荟萃旅行社现任金牌导游,张峰


如果你有个机会
可以知晓所有人的故事
你会愿意吗?
……………………………………………………



我是谁?
我不过是个在西部一望无际贫瘠荒原上开着车窗,放着老歌,大声哼唱着乱糟糟的调子,漫无目的的朝着蓝天和云行进的旅人而已。






人要是想活着,那么死亡是拦不住他的步伐的。
"其实地狱挺好的,就是没有蓝色的天空和白色的云,还有阳光照在身上火辣的感觉。"




他摸着下巴上的胡茬,感叹着,
那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火辣的热情女郎趴在你身上,用身体来温暖你。结果暖是暖了,但是一不小心暖过头了,火就升起来了。






火酒【fire】,是莫加里奇的一种独特的酒,我小时候曾经偷喝过老头藏的一小罐,就喝了一口,感觉好像有火围着自己一样,之后我就跑了出去,感觉自己特别牛逼,天下无敌,没人能打败我,我指哪火就打哪,特厉害。

后来据说是邻家的那个小妹妹发现了我,因为一个人拉不动我,就去找我家老头了,老头来了之后,就看见我躺在地上,口水躺了一地,嘴里边还不断咕哝着什么火烧

我离开莫加里奇那么长时间后又回去过一次,喝了一点火酒,虽然还是一样的滋味,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后来想想,大概是那个发现我的女孩不在的原因吧,毕竟那是我美好的初恋啊

据说她后来嫁给了一个小酒馆的老板,我偷偷去看过,她没发现我,我也差点没认出她。她有些发福,不如以前苗条了,皮肤也没以前光滑了,可我就是觉得她还是那么好看,那么漂亮,
或许是因为她是我整个年少中美好的象征吧。

【吸了一口烟】

我当年真挺喜欢她的……天使一样的女孩
啊……
哈哈,后来证明天使的女孩都有着魔鬼的心,毫不犹豫就拒绝我了,特别的干脆,特别不犹豫,我记得我当初被打击的心都碎了,失魂落魄就呆那了
这事可能也是我当初那么坚决的离开的原因之一吧,哈哈哈


男人的笑声回荡在荒原上,随着他吐出的烟雾一起消散在了边际,他的侧脸嘴角勾起,爽朗而不羁,胡茬不经打理,随意的生长着,附在硬朗的脸颊线条上,黑色的头发柔软而杂乱的混在一起,充斥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和浪子的孤独随意。

他笑起来很好看,笑的声音也很好听,只是声音中莫名的有着一股悠久的沧桑,令人感觉闷闷的疼

我就在这,但对他来说又好像不在这。

他似乎是回到了十七岁时疯狂的日子,一个人开着一辆破旧的吉普横穿一片鸟不拉屎的地方,没人坐的副座上靠着把枪,火辣的太阳底下长风吹过,飞沙走石间他仍前进在这片罪恶的土地上。

他没准备补给,渴了就喝派对剩下的朗姆ーー天知道他把朗姆搬上桌的时候遭了多少白眼,但没办法,谁让他爱这酒呢?就是这种恶劣到像是开玩笑的条件,他成功的穿过了那片操蛋的荒野。穿过终点线的时候他醉醺醺的灌着最后一瓶朗姆,最后一点酒液因为吉普突然晃了一下喂了大地母亲。他的样子实在算不上好看ーー车窗上有一个弹孔,据说是为了打鸟而专门开的孔ーー没人信他的鬼话,这家伙一定是见着了什么活东西直接开枪就打,结果忘了还他妈有车窗这种玩意儿,证据就是他脸上插着的那块碎玻璃,一直没拔下来伤口居然没化脓弄死他。风沙糊了他满头满脸,蓬乱的头发亲密密的缠绕在一起,成功的塑造出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发型。



至于那辆破吉普,他拿着个酒瓶晃晃悠悠的跟他家老头抱怨ーー说这种老家伙早该去修理厂当零件了【事实上那种零件,如果不是镇上穷的快连内裤都要去卖【我严重怀疑最变态的变态也不会买它】的厂长,也没人会收的】,他说着,走近踢了一脚老吉普。之后他就得到惩罚了,吉普的车门掉了下来,正好砸中了他的脚趾头。"嘿!你不能这么对我!"他扯着嗓子叫到。




破吉普最后还是没被卖去修理厂,尽管厂长极力的表示他非常愿意接收这种老家伙,但他家老头子在这件事上表现出了他所剩无几的一丁点儿柔情,他把它留了下来,甚至砸到他孙子【其实应该是臭小子】脚趾头的那个车门也搬了回来,靠在车身的一侧,之后就那么放在院子里不闻不问,偶尔老头子会看着它发一会儿呆,在暴风雨的时候会给它盖个防雨布,除此之外就再没别的了。老头对于自己曾经的老伙计似乎是没什么留念,但他发呆时看向吉普的目光总是包含着什么复杂的情绪。像是缅怀,像是回忆,又或是别的什么。总之这个秘密他一直带到了坟墓里头,坟旁边就是破吉普,上面还挂着他一直在暴风雨时给它披上的防雨布。他偶尔会去看看他,和那辆破吉普,顺带上上油消消铁锈什么的。













对于一个堕落的囚人来说,最痛苦的事大概是,你爱上了一个漂泊的旅人,他居无定所,他穷困潦倒,他带着破旧的牛仔帽,靴子上是锈迹斑斑的马刺,脸上还有一道伤疤。可你就是被他所吸引,就像是染上了名为他的致命的毒,戒不了,不想戒。他不会为任何人停留,你深知这点。但你无法和他一起漂泊,你们绝非天作之合。你从不适合旅行,可他是个天生的旅人。于是你还是在那个酒馆擦拭着调酒的杯子,仍然望着门口,期待着一个不会来的人。

故事停在了他们年华正好的时候,先生还是会在礼拜天去转角喝茶看书,学生仍然会在起风时为先生披上一件衣。【②学生仍然会在先生入迷时抬手为他续上一杯】

在雨中他依旧为他撑着伞,偏头瞧着那人的眉眼,愈看,愈是喜欢。
【前一个他可以是学生也可以是故人,若学生的话是属于一开始学生喜欢上先生后的讨好行为,后来成了习惯。若故人的话大概是先生带故人去看看这里,结果下起了雨,故人在卖油纸伞处买了把油纸伞,没让先生买,说是这就当给你的感谢好了。然后很自然的把伞撑起,偏了大半,终于到了地方后先生一点没湿,故人却是湿了大半,因为穿的是黑色,没让先生碰湿的那半才好歹藏住这事。之后每每遇到这种事都还是买伞,总还是伞往先生那里偏着大半】

↑这是一开始所想的一个小片段。【若是写的话,可以当做是文章的结尾。第一个是学生×先生的结尾,第二个是学生×先生,故人×先生都OK,不过我个人偏向故人×先生】
↓下面根据这个想了一些设定和脑洞

【学生攻,先生受,年下。

目前两条线。第一条学生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被人介绍到先生那里去。转角是个茶馆名,先生曾有个故人就是在此相遇的。相谈甚欢,于是渐渐养成来这里的习惯。后来故人去了国外,苏联,在一次搬家后渐渐的也就不怎么联系了。后来苏联解体了,故人归来再去转角,转角还在,只是老板换了人,原先的老板因为变故去了苏州,茶馆没人,就交付给了常来这里的先生。故人去的时候先生正在喝茶看书,和当年相遇的场景一模一样

(此处又分两条线,第一条,故人像从前一样坐下,说着当年所说的话。先生从书中抬头,金丝眼睛有些滑落,回了故人和当年分毫不差的话。
这条线是大概走故人×先生或是3p

第二条,只是故人当年的位置,如今坐着的却是学生了)

第二条,学生是茶馆里老板的养子(或亲子,亲子可能会有些个青梅竹马出来,或者是曾经的伙伴,因为原先并不是这里的人,因为一次变故随家人迁到这儿,开了茶馆的。可能是莫约七岁时迁来,或是十几岁再过来。前者青梅竹马戏份小些,后者大些。若是养子的话会有些关于身世的事情。目前暂定是抄家了,只有学生被奶妈送了出来,塞了些钱,让老板认了学生当养子),先生听好友说这儿的茶馆不错,于是来了,来的时候恰巧没什么人,客人三三两两的坐着,学生就在掌柜的那儿趴着。先生来了坐下,学生由于身兼跑堂的,所以就给先生倒茶。之后老板当时也是闲,见先生是个读书人,自己也正愁着学生的教育,谈着谈着,一来二去,也就拜了师。之后学生长大了,接管了茶馆的生意,先生依旧常去喝茶,学生也就常给先生倒茶。于是来往的客人都说,要找转角的老板须得在玉林的学士在时才行。】


PS.学生大概是属于比较阳光开朗冒傻气的类型,认定了就不变了,怎么甩也甩不开,深情,会不自觉的对喜欢的人男友力max

先生大概是温文尔雅,或许会有风寒设定,但是从前年少轻狂的时候也是数一数二的厉害【不仅是成绩故意考差,交白卷常有,还有体育确实是挺不错的,可以和学生一较高下】后来毕了业,在母校当了老师【母校,对,没错,就是上面提的那个玉林,一开始想的是御林,后来想这文没有皇帝设定,就改成玉林了,装X一点就是取公子如玉之意】

故人大概是腹黑成熟,很会谈恋爱,很是风流倜傥的一个人,但在某些事上是白痴,目前想到的是厨艺白痴
【我还是很喜欢故人的】

再PS.本文大概是民国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