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井野川

二次死宅,足球爱好,腐龄八年,海贼死忠,本命索大,一见钟情然后粉了十年,漫威DC都看,粉妮妮小虫老爷闪电,欧美最爱RDJ,其次普叔
擅长尬聊,是话废本人了
【是个暗搓搓的罗粉】

战火中的你

切爆,军官爆和士兵切
切一直喜欢爆,爆知道,但不说。
执行任务时被敌人包围背景

OK向下↓

当敌军的飞机从我们头顶飞过时,我就知道,我们大概会交代在这了。

"坦克呢?!"我冲身边剩下的最后一个兵吼着,"他妈的你把坦克开哪去了?!!"

"这边!长官!"他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大声回我,"坦克在这边!"


我擦干净了糊在眼上的血块,随便拿了个什么当盾,裹紧了身上的防弹衣,一鼓作气的冲了过去。我对自己的速度还是很有自信的,当我在军校时,我的短跑成绩是全校第一。

很险,那飞机上装备的机关枪几乎是贴着我的屁股扫过去的,带起了一堆灰尘。


我抬头朝前看,他刚刚从驾驶室爬出来,摸出了几把M9和几个闪光弹。

我走过去,不屑的吐了口唾沫,顺带清了下口中的血腥味。"就这点破装备,对面也真够抠门的。"面对飞机和数量几十倍于我们的敌军,拿个M9去硬抗简直是在开玩笑。

他大概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依旧蹲在驾驶室旁边,试图在那可怜的一点儿地方找出把加特林。

显然上帝真的要给我们开这个玩笑了。

"这里什么都没了",他缓慢的回头,脸色苍白,"长官,恐怕我们真的要……”他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没继续说下去。

我抬头去看,铁灰色的轰炸机几乎组成了整个天空。

"放他娘的屁!",我冲他吼,"老子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地方!"

﹍﹍﹍﹍﹍﹍﹍﹍﹍﹍﹍﹍﹍﹍﹍﹍﹍﹍﹍

他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靠近掩体的那边,面对着我慢慢的站直。他好像突然觉醒了,或是下了什么决心,又或者是别的什么,眼睛忽然的亮了起来。

他朝我敬了一个标准的过了头的军礼,腰杆挺得笔直,被鲜血浸透的眼珠子弹似的反着灼眼的光。

我听见他大吼,

"长官,我将成为您的刀枪,您的盾牌,您最忠诚的追随者!!"

话音刚落,炮火轰鸣,爆炸的气浪掀动了他的迷彩服和半长的发,几根被凝固的血污定在一起的红发从他的衣领飞出来,掠过我的脸颊。

我敢保证他那一瞬间绝对失聪了,但他却依然在朝我嘶吼着那些该死的话

"如果我还活着,长官!!我会和您在任何地方疯狂的做爱!!"

"我永远都是您的人!!!"


妈的,我想,这真是个蠢毙了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