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短秋

二次死宅,足球爱好,腐龄八年,海贼死忠,本命索大,一见钟情然后粉了十年,漫威DC都看,粉妮妮小虫老爷闪电,欧美最爱RDJ,其次普叔
擅长尬聊,是话废本人了
【是个暗搓搓的罗粉】

Drug(二)【唐鳄】

●罗格镇看处刑初遇背景
●爽文一篇,没有逻辑
●这篇会有间接的忄生描写
OK向下↓





接上

沙并非雏儿,但那也仅限于前面。对于走后门这事他的全部了解也就只是这是种特殊的审讯方式。




人的意识一般有三个薄弱点,一是醉意迷蒙,二是痛苦至极,三是意乱情迷。





紧致的通道渐渐的被血液和撞击打开了,柔软的肠肉在入侵者的进攻下辗转承欢。


而与温驯的通道截然不同的,沙在意识回笼后迅速发起了反击。



即使受雨水和血液的影响,沙的能力也依旧不容小觑。他沙化了一小节手指,然后利用这点东西将屋子的房梁化为尘土,于是天花板就直直的向下坠落,目的地是粉毛的背脊。



只是想法虽好,奈何接招的也是老手,一众石块连个渣渣都没有落下就被丝线网住,而毫发无损的粉毛在床上又用力挺了几下腰,用肉体鞭挞着身下的逃兵。




沙将身上还能沙化的地方全都沙化了,一部分去搞坏床铺,一部分去攻击该死的鸟人。


只是现在的鳄鱼实在是狼狈至极,腰上遍布着新鲜的指痕,双腿被迫夹在施暴者的腰上。黑发凌乱,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床铺很快变成了沙堆,而鸟人依旧好的不能再好。没办法,粉毛随时能把身体换成一堆丝线,而丝线中又能有什么水分?更别说他现在双腿还不能沙化,且上面还缠了丝线。


这不过是一次意料之外的忄生爱,没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他还不想失去自己的小腿。





于是现在的场面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他们依旧以最亲密的姿势结合在一起,火鸡压着鳄鱼在沙堆中疯狂的亻古攵爱,一直到每一寸肌肤都沾上了沙砾,一直到整堆沙子都变得湿热,他的动作也没有停下。





尽管他们的灵魂互相厌弃,从未贴近,但他们的身体却达到了凌驾于灵魂之上的契合。



肉体伴侣,这个词用来形容他们再合适不过。


tbc.

失算了,这篇还是没能完结´_>`

一有事就完全静不下心开脑洞修文啊


等我下篇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