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短秋

二次死宅,足球爱好,腐龄八年,海贼死忠,本命索大,一见钟情然后粉了十年,漫威DC都看,粉妮妮小虫老爷闪电,欧美最爱RDJ,其次普叔
擅长尬聊,是话废本人了
【是个暗搓搓的罗粉】

Drug(一)【唐鳄】

咳,各位,我短暂的回归啦!【被揍】
感觉自己快成年更作者了吔哈哈哈哈哈

这次写的是唐鳄罗格镇看处刑的时候初遇,分两回写完,有不对的地方不要在意,毕竟是爽文【你
放心这回绝对会写完这个,暂时先下线一会写作业



和多弗朗明哥的相遇简直是一场灾难



彼时沙不过二十出头,狂躁的心还很棱角分明。从南海来的都是疯子,但从东海来的也不遑多让。沙刚从老巢出发就一路高歌猛进,以惊人的速度成了新生海贼中出名的一个,若非那天雨夜被罗杰一番话说的心潮澎湃,一时不察碰上了只骚包火鸡,估计新星沙鳄之名还会在海上响彻一段时间——总之现在是没机会了。


没人还能清楚记得那天晚上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从一团粉色旁路过,还以为是哪个招人女郎又换了新造型,结果随手推过去按到的却是一片平坦。他于是带着些惊讶抬头,看到的就是一个颇为神经的中二少年——两米高的中二少年。




“Crocodile.”黄发的爆炸头一个意味深长的停顿。

“……Flamingo?”沙努力的从犄角疙瘩里翻出来有关这张脸的记忆。



之后两人莫名其妙就打了起来,好巧不巧那天大雨倾盆,没几回合沙就被粉色毛球扛进了路边的酒吧,七扭八歪的被带进了楼上房间,屋里烟味浓的呛人。



而就是在这里,沙拥有了他人生中第一次被操的经历。



从刚进房门开始沙就想要逃跑,无奈身上淋得太透,力气又拼不过中二少年,初露圆滑的沙鳄决定暂时先看看,一有机会立刻逃走。



然后沙就目睹了刷新他三观的一幕。




两米高的爆炸头带着诡异的笑容拉开了自己裤链,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撕烂了他的裤子,手捧巨炮,对准位置,抬头就是一记直捣黄龙。从尾椎骨一溜传达到脑神经的剧痛摧毁了沙鳄脑中的所有意识,一瞬间就只剩一个想法


干他娘的,真疼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