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短秋

二次死宅,足球爱好,腐龄八年,海贼死忠,本命索大,一见钟情然后粉了十年,漫威DC都看,粉妮妮小虫老爷闪电,欧美最爱RDJ,其次普叔
擅长尬聊,是话废本人了
【是个暗搓搓的罗粉】

大概是【无目的的穿越】前章

第一次的全军覆没【枪弓】


火烧云大片大片的盖住了天空,导致照在人身上的光都变成了红色。


所有人都倒下了,只有他还站在战场中央,痛苦的抱头长啸,悲惨异常。



有人在吗?

他小声的抽泣着。

有人活着吗?

风声凄厉,仿佛那些灵魂在哭叫。




他终于直起身子,极目四望,这里有着成堆的尸体,和一个绝望的人。



然后他终于把那句话体会到了一个深刻的地步

挽救一部分人的同时也意味着要放弃一部分人。

等价交换,没什么不公平的。






第一次见到他时库丘林是有些微吃惊的。因为他的身上带着一股子洗不掉的血腥气,深入骨髓,刻进灵魂。




你不能否认他是一个几乎无法拯救的人。能真正拯救他的只有他自己,可他却总想着该如何杀掉自己,彻彻底底。




光之子从来就不是一个善于说服他人的人。于是他只好看着他认死理的固执的一条路走到黑,气的想杀人又只好自己按住自己的手,在一边急得团团转可对方就是不听。




他说你很好

可是他不信




有一次他受了挺重的伤,多处骨折大出血。

他任劳任怨的给他包扎伤口,低着头看着他身上的血肉模糊,突然就来了一句

哪怕会死也要继续拯救吗?

手上动作不停,好像没注意到空气的突然安静。

他侧过头去看窗外的炮火轰鸣,爆炸的颜色映红了他的脸颊。

他突然像有感应似的抬起头,看着他的一头白发。

机枪声依然很响,可他却偏偏耳尖的听见了他给的一句回答。


"嗯。"

这一声足以将他打入地狱。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