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短秋

二次死宅,足球爱好,腐龄八年,海贼死忠,本命索大,一见钟情然后粉了十年,漫威DC都看,粉妮妮小虫老爷闪电,欧美最爱RDJ,其次普叔
擅长尬聊,是话废本人了
【是个暗搓搓的罗粉】

我大概把我这辈子的运气,都用在遇见你上了。

终于考完试了【虚脱】

但是还是要开脑洞!

唐鳄,高中师生,私设一堆,大纲向7

OK向下

此为【上】











社长是在明哥还是个问题青年的时候遇见他的,那时候的明哥虽然顶着一头杀马特,但审美还没完全被狗啃了。而社长才刚刚当上老师没几年,教历史,每次上课都像一场西装秀,还是模特身材好颜值高的那种。


社长学历很高,和学校里的其他老师格格不入,并且据说刚来任教的那天是保镖护送来的,因此其背景来历就成了一群中二学生中的热门话题。

明哥是社长任教第二年教的学生,社长任班主任,那时候社长的严厉与一种异于常人的优雅已经在学校里传开了。而明哥还很年轻气盛,比不得社长的老道,甚至常常会忘了自己黑道太子爷的身份。

明哥向来都是上课看心情,来上课就是给你面子了,所以开学那天早上就没来。可社长是谁啊,当明哥踏着午自习的铃声进入教室的时候,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坐的满满当当的教室,唯一空的地方就是讲台旁边,而那里当然不会是自己的座位。于是他转头问一脸悠闲的社长

"老子座位呢?!"

社长很理所当然的回他

"我认为我班上只有四十一个人。"
而实际上加了明哥总共四十二人。

"我现在来了,我位置呢?" 明哥按了下自己突突跳的太阳穴。

"我没记错的话",克洛克达尔悠悠的说,"半个小时前我给火葬场打了电话。"

"那老子呆哪!"

"这儿",他指了指讲台旁边,饶有兴趣的观察了会明哥的表情后,补充道,"你得蹲着。"

明哥一时半会气的说不出话,指着克洛克达尔你……你……了半天。最后克洛克不耐烦了,一下打掉他举在半空的手,我什么我,蹲下。

而明哥也不知道是脑抽了还是怎么了,就真的听话蹲下了。随后克洛克达尔满意的点了点头,像摸狗一样在明哥头上瞎弄了几下,直接导致杀马特变成了颓废男。明哥搁地下气的脸色铁青,但手又还疼着,只好在那只罪恶的手离开后用还好着的随便抓了几下,但随后很快又脸色铁青的捂着,嘀嘀咕咕的口头报复了自己的历史老师一中午。

这事搞得整个午自习除了明哥和克洛克,全班都在憋笑。

莫尔吉亚街48号

"柯克兰先生的酒量不好。"本田看着那边脸已经泛红的柯克兰有些担忧。

"不如说他的酒量什么时候好过"弗朗端着的红酒,耸了耸肩。但下一秒他就感到不妙了ーー他这一句声音不小,正巧被还没彻底迷糊的柯克兰听见了。

于是他就从沙发边的酒鬼堆里爬起来,迈着晃晃悠悠的步伐飘到了红酒混蛋身边,如同醉拳一般的飘忽走位把弗朗所有退路都挡了干净。待终于晃到弗朗身边后,他又突然发难,大喊着妖精桑就扑了上去,丝毫不顾昂贵的红酒洒到了自己身上。

英国人和法国人打架的次数太多了,以至于双方都摸清了对方的套路。他们打架有很多种模式,比如普通,升级,智障,地狱。而不管在那种情况下,和醉了的英国人打架都是地狱级难度的。

要顾忌着不能把皮白的英国人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不能破坏周围的家具,还要时刻警惕着别被醉酒后战力大增的敌人打肿了脸

好在这场闹剧并没持续太久,柯克兰的体力飞速下降,头脑也被酒精麻痹的神志不清。在又一次没中的上左勾拳后,英国人居然就着这股劲趴到了地上,闭上眼睛就睡熟了。

于是弗朗悄悄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端好酒杯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莫尔吉亚48号基本知识(一)
财务是王耀管的,平时如果是和柯克兰一起破坏了家具,看在英国人的份上罚款向来不多。但如果法国人单独或在柯克兰不清醒时破坏了家具,5000岁的老人家总会笑眯眯的甩下一大笔罚单

今天月考,祝我好运

考好了大概会把唐鳄的坑和其他有脑洞的CP【例如银土(毕竟明天银桑生日)枪弓】更一遍

最近看b站有看到一个视频,貌似是想要自杀的人行为上会有什么体现之类的吧。
好奇就点进去看了

看完发现


全中


这是什么玄学吗???
我没在想自杀啊???




虽然如此但是确实是有在不经意的做这些行为

前些天差点想把珍藏已久的手办送出去,还好死死摁住了自己的手




之前也不是没自杀过啦……刀都放手腕上结果被老师打飞了没成功

最近好像确实有点消沉……有种在床上或者是随便一个什么地方窝到天荒地老的冲动
连手机都不想玩了_(:зゝ∠)_

我叫坂田银时。
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健康好青年,今年十七,一朵花。

但在这个即将迎来人生高潮的年龄,我却将要去坐牢了。

岂可修都怪青光眼太诱人

穿衣服就好好穿啊半露不露是犯罪吔
明知道自己喝酒脸红还要喝结果一不小心喝过头

阿银我可还是个纯情好少年啊!!!

只是刚刚步入大人的社会就要接触这种肮脏的py交易

啧啧

他喝的迷迷糊糊的,扒住阿银就不放手了。不仅不放,他居然还蹭来蹭去的。偏高的体温和散开的衣服,超ーー色情!

在那种情况下阿银如果还能把持住就不是男人了

虽然那天晚上他真的很赞但别指望阿银会和你们分享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早上醒了后爬起来点了支烟,声音沙哑身上吻痕无数

然后他说

"我他妈不告你袭警就再不沾一点蛋黄酱"

卧槽!!!!!!!!!!
他绝对到了最大级别的生气!
他肯定认真了!
他对蛋黄酱可是绝对的真爱啊!
麻麻我现在好方

好了
现在有谁能告诉我
蓄意袭警并上了警察判多少年





!!!
下面谁说十年的!
阿银怎么可能会判十年
我对他的服务可是面面俱到
他爽到了我才爽的
事后还帮他清理干净
并且没上完就跑
不就是做了个六七次嘛
应该可以减个几年的吧【心虚】

拉尔。:

太博曰_沉迷冷哥不可药救:

小红心❤   好感 +1000


小蓝手👍   好感 +2000


关注一下👀   好感 +5000


写评论👑   好感 正无穷→ +∞


如果长评😇😇   → 爱你一万年👄👄👄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他带着兜帽,卷发从帽子里漏出来盖住了额头和消瘦的两颊。黑眼圈越来越重,精神上也越来越疲惫,红牛在电脑旁堆成了一个小堆,在他又放上空的一罐后终于支撑不住,乒乒乓乓的掉在地上。他条件反射的说"帮我一把,Wardo"


尾音无限拉长,但会无奈笑着拍拍他脑袋的人已经不见了。


红牛滚到了他的脚边,大摇大摆的提醒他ーー那个会操心他作息,不厌其烦的警告他别喝红牛的人已经不在这了,没人会提醒Mark该睡觉了,没人会强制性的合上电脑逼Mark休息了。


消瘦的小卷毛gerk终于意识到了一点,他离不开Wardo,或者说,如果Wardo离开他,他说不定会死。



可我不能这么依赖他,Mark固执的想,而且这件事是他的错,胜利的是我。



这时候Mark完全不知道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赢了人生,输了爱情

他爬到树上,小腿还打着颤。但他还是兴奋的大叫着,拍打着不算太粗的树枝,琥珀似的眼睛在细碎的阳光下像是甜蜜的枫糖浆。



他高兴的过了头,于是就扶着树干站了起来,刚开口吼了声CaptainAmerica,就脚一滑掉了下来。



还好大兵有着四倍反应力,瞬间就移到了树下


他在茂密的树叶中下落,到了最后一个枝丫却被卡住,只冒了个头。于是他就这么倒挂着对大兵拉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结果笑着笑着身体不断前倾,小小的一团就这么跌到大兵的怀里



兜帽对于还没长大的小天才来说还是有点大,这导致他在大兵怀里拱了好几下才把脑袋从兜帽和叶子里解救出来。



他刚才有点缺氧,脸红扑扑的,柔软的头发夹杂了不少树叶,表情还有些懵懂,但却撑着把America的余音叫完了。





乡村清新的空气,毫不吝啬的阳光,大叫着CaptainAmerica落到自己怀里的littleStark

我绝不会忘记这一天的。他想。我接住了一个天使。

他叼着烟,低垂着头向一侧看去。

他吞云吐雾,尼古丁的苦涩几乎浸到了骨子里。

他不在意的指着左臂上新添的伤,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嘶哑

"被匕首扎了,最近没法用劲"




他突然想起谁形容他,说他就像烟劲大的五牛,还是硬盒的。





"省着点。"吸了那么长时间二手烟他才说出来一句话。
"钱不多,哪怕五块一包也得省。"



他闷闷的笑了起来,咳了几下,回过劲后靠在后头熏得不成样子的墙上,像他还是那个呼风唤雨的叶秋似的。


又等了会,才听他悠悠的回了句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