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井野川

二次死宅,足球爱好,腐龄八年,海贼死忠,本命索大,一见钟情然后粉了十年,漫威DC都看,粉妮妮小虫老爷闪电,欧美最爱RDJ,其次普叔
擅长尬聊,是话废本人了
【是个暗搓搓的罗粉】

11号是法叔对比姐,有姆巴佩在感觉法叔应该是稳得不行
……

应该稳,吧?
妈耶巴西那场真心是把我踢怕了,女人发飙真是惹不起惹不起

12号英sir对克罗地亚,三喵成功变三狮是真的没想到,英格兰倒在点球大战上十次,第十一次他们踢赢了



强奶一口仏英大战,管他最后冠军是谁呢,能对上就已经是创造历史了


【碎碎念一把,千万别成毒奶】
【上帝您发发慈悲管下足球吧】

无望的爱情【仏英】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但是”,他顿了顿,轻声说,“嘿老兄,我想我完蛋了。”



安东沉默的咬着烟头,蹲在弗朗旁边的台阶上,盯着门口那台骚包的车放空脑子。




“我完了。”弗朗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他用双臂紧紧夹住自己的头,把面庞深深的埋在了两膝之间。

他整个人都在法国乡间的微风中颤抖着,颤抖着落下透明的液体,打在台阶上的尘埃里。




安东最后狠狠地吸了口烟,捻灭烟头,状似平静的开口:
“柯克兰若是知道了,绝对会把你当做洪水猛兽,避之不及。”




“我知道,”他说,“我知道。”


弗朗西斯从来都没有可能和亚瑟柯克兰在一起,他们之间隔着十万道山隘,十万道深涧。千沟万壑在本就广阔的距离间肆无忌惮的遍地横陈,他不过踏出了警戒线一步,就是千峰之巅。



他理智清晰的给这段恋情下了无望的判定,并冷静的告诉自己死了这条心。

可是他的心却很不依不饶,只要得了一点点希望就立刻打蛇随棍,迅疾地成长膨大,甚至颤巍巍的开出一朵小花。





他模模糊糊的想,但我只是爱他啊


我又犯了什么错呢?

签字笔理论【一】

何浩咬着烟,烦闷的抓着头发,揪下来几根白毛。他坐着办公椅打了个转,苦思冥想了一阵,回身向朱二要了跟签字笔。

他糟心的看了我一眼,不情不愿的开了腔。


“人就是签字笔。”

他慢吞吞的说着他的怪异论调

“上点心的活久些,不上心的许是生产中就粉身碎骨了。”


“而这活久之中又有细分,一类是壳子活的久的,一类是内芯用的久的。”



“壳子活的久的是多数人的现状。”


“他们在年岁逐日增长的同时也在改换着自己的内芯,直至壳子迎来终末时,内里早已面目全非。”


“他们称这种过程为‘成长’。”








“内芯用的久的很少见,这种人迄今为止我只见过七个。”



“我,朱二,龙伯肃,成三爷,十六年前的阿武,许佑,金七。”



“我和朱二如今在朝城里浑混度日,龙伯肃早被赶去了国外。三爷那年因着霍铁拐入了狱,阿武是已入土为安。许佑听闻终被逼进了军营,估摸着这辈子再难重见天日。金七彼时是多么骄傲强大的一个人,我最后一次见他时却是已经残了。”



“我之所以说这些陈年旧事,不过是想告诉你,这类人向来没有善终。”


“因为不曾换过内芯,因而始终学不会圆滑自己的棱角,且随着时日减少越来越力不从心。”


“这类人有先天就是的,如龙伯肃和阿武,也有后来变成的,像许佑和朱二。”


“但无论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无一例外全都活的艰难。”




“因为我们是异类,从不合群。”

话说6.0版到底是个啥=_=
标签里的全新界面简直让人无力吐槽
明明前几天还好好的

怎么一转眼,你就和原来不一样了?!【抓狂】



那个绿的晃眼的井字符
那个对半分的页面
每个内容都变得无比硕大
还没法变小


这是什么鬼玩意儿


尼玛这样我真心用不下去啊



想到之前贴吧改版,加了个视频,页面功能啥的都改了,我这个懒惰的老用户一觉醒来就他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玩了

WTF?!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在硬用了一段时间后,实在没法忍,就给卸了,开始转战lofter


结果现在lofter也改版了,我连最后一方净土都没了吗?!!



HOLY SHIT!!!!


不死者与勇士的同行之旅【枪弓】

西幻风
偏大纲向
不死者是红茶,大狗是勇士【就是蓝龙】

没写完,此为(一)


红茶是个学徒,因为无良导师(麻婆友情出演)布置的任务离开了塔中,把自己的一袋子东西甩到肩上,带好兜帽就向兽森进发了。



顾名思义,兽森是个魔兽遍布的地方。这里有成群的噬魔兽,巨大的荒原狼,狡猾的地藤蜥。泛滥成灾的稀缺珍奇的基本都能在这找到,可谓是大陆种类最全的“动物园”。

既然有这么多的神奇物种存在,那么龙的出现也就显得理所应当了。这个古老的族群曾经遍布整个大陆,如今却因为物种本能(龙性本♂淫)和差劲的生育能力几乎绝迹,剩的十来头基本都蜗居在兽森,几百年没出来了。



兽森很久都没有来客了,东界进去的基本都被底下不开化的兽类吃了,而且东界来的差不多都包藏祸心,想来搞点小破坏。而森林西界,被欢迎的不死者们又都是些死宅,随便做个什么事就是几十年为单位,懒得很。偏偏兽森里的都是性情中人,隔三差五就要串串门,挑挑事。可邻居挑来挑去也就那些个,找不到新鲜感的性情中人们都快闲的发霉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红茶进入兽森的时候,整个森林都躁动了的事,也就不是那么不可思议了。




最开始是最西边的噬魔兽头领发现了红茶,兴奋的嚷嚷给自己的同伴。没多久,森林里最大的群体已经知道了
森林中来了个死宅,它们叫喊着这个消息,声势十分浩大,以至于惊动了正在逗自家才成年幼崽的黑龙(斯卡哈友情出演)。黑龙没费什么劲就知道了森林里来了个年轻的不死者,想到还没送自家小蓝龙一个成年礼,心头一动,就把蓝龙送到了不死者身边。

毕竟挺久没用魔法,传送地点出了个小问题。蓝龙并没被送到红茶身边,而是被传送到了离红茶最近的树的树叶里,软软的一团一路下坠,最后啪叽一声落到了红茶脚边的地面上。


红茶彼时正带着兜帽在森林里悠闲地走,哪曾想人在路上走,锅从天上来。旁边树冠中似有异动,红茶聚精凝神了半天,却倒霉的同掉下的不明物体来了个擦脸而过,还被抱住了腿。


不明物体从坠落中清醒后,条件反射的就想扯过什么抱着。他目的准确,奔着红茶的裤管去的。于是红茶在察觉自己被什么缠住双腿时,他捻箭搭弓,眯眼瞄准,低头却同一双红的透彻的眼睛对上了视线。



是条龙。

放一个私设一堆的Lancer

Drug(二)【唐鳄】

●罗格镇看处刑初遇背景
●爽文一篇,没有逻辑
●这篇会有间接的忄生描写
OK向下↓





接上

沙并非雏儿,但那也仅限于前面。对于走后门这事他的全部了解也就只是这是种特殊的审讯方式。




人的意识一般有三个薄弱点,一是醉意迷蒙,二是痛苦至极,三是意乱情迷。





紧致的通道渐渐的被血液和撞击打开了,柔软的肠肉在入侵者的进攻下辗转承欢。


而与温驯的通道截然不同的,沙在意识回笼后迅速发起了反击。



即使受雨水和血液的影响,沙的能力也依旧不容小觑。他沙化了一小节手指,然后利用这点东西将屋子的房梁化为尘土,于是天花板就直直的向下坠落,目的地是粉毛的背脊。



只是想法虽好,奈何接招的也是老手,一众石块连个渣渣都没有落下就被丝线网住,而毫发无损的粉毛在床上又用力挺了几下腰,用肉体鞭挞着身下的逃兵。




沙将身上还能沙化的地方全都沙化了,一部分去搞坏床铺,一部分去攻击该死的鸟人。


只是现在的鳄鱼实在是狼狈至极,腰上遍布着新鲜的指痕,双腿被迫夹在施暴者的腰上。黑发凌乱,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床铺很快变成了沙堆,而鸟人依旧好的不能再好。没办法,粉毛随时能把身体换成一堆丝线,而丝线中又能有什么水分?更别说他现在双腿还不能沙化,且上面还缠了丝线。


这不过是一次意料之外的忄生爱,没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他还不想失去自己的小腿。





于是现在的场面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他们依旧以最亲密的姿势结合在一起,火鸡压着鳄鱼在沙堆中疯狂的亻古攵爱,一直到每一寸肌肤都沾上了沙砾,一直到整堆沙子都变得湿热,他的动作也没有停下。





尽管他们的灵魂互相厌弃,从未贴近,但他们的身体却达到了凌驾于灵魂之上的契合。



肉体伴侣,这个词用来形容他们再合适不过。


tbc.

失算了,这篇还是没能完结´_>`

一有事就完全静不下心开脑洞修文啊


等我下篇

Drug(一)【唐鳄】

咳,各位,我短暂的回归啦!【被揍】
感觉自己快成年更作者了吔哈哈哈哈哈

这次写的是唐鳄罗格镇看处刑的时候初遇,分两回写完,有不对的地方不要在意,毕竟是爽文【你
放心这回绝对会写完这个,暂时先下线一会写作业



和多弗朗明哥的相遇简直是一场灾难



彼时沙不过二十出头,狂躁的心还很棱角分明。从南海来的都是疯子,但从东海来的也不遑多让。沙刚从老巢出发就一路高歌猛进,以惊人的速度成了新生海贼中出名的一个,若非那天雨夜被罗杰一番话说的心潮澎湃,一时不察碰上了只骚包火鸡,估计新星沙鳄之名还会在海上响彻一段时间——总之现在是没机会了。


没人还能清楚记得那天晚上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从一团粉色旁路过,还以为是哪个招人女郎又换了新造型,结果随手推过去按到的却是一片平坦。他于是带着些惊讶抬头,看到的就是一个颇为神经的中二少年——两米高的中二少年。




“Crocodile.”黄发的爆炸头一个意味深长的停顿。

“……Flamingo?”沙努力的从犄角疙瘩里翻出来有关这张脸的记忆。



之后两人莫名其妙就打了起来,好巧不巧那天大雨倾盆,没几回合沙就被粉色毛球扛进了路边的酒吧,七扭八歪的被带进了楼上房间,屋里烟味浓的呛人。



而就是在这里,沙拥有了他人生中第一次被操的经历。



从刚进房门开始沙就想要逃跑,无奈身上淋得太透,力气又拼不过中二少年,初露圆滑的沙鳄决定暂时先看看,一有机会立刻逃走。



然后沙就目睹了刷新他三观的一幕。




两米高的爆炸头带着诡异的笑容拉开了自己裤链,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撕烂了他的裤子,手捧巨炮,对准位置,抬头就是一记直捣黄龙。从尾椎骨一溜传达到脑神经的剧痛摧毁了沙鳄脑中的所有意识,一瞬间就只剩一个想法


干他娘的,真疼




祝我生日快乐

11.22
在LOFTER过的第一个生日

说实话我不是个好作者
随意,不会说话,不负责任
说实话我从不认为我是个值得喜欢的人

我大概也就是条比较强壮的咸鱼,偶尔会来个翻身

一个爱心,一条评论,一个人的关注对于我来说都是意外之喜
每条评论,每个爱心,每个关注我的人我都会点开去看
甚至有的时候会开心的手舞足蹈
我知道你们可能不太相信
但这是真的

很感动

希望以后也能继续这样

战火中的你

切爆,军官爆和士兵切
切一直喜欢爆,爆知道,但不说。
执行任务时被敌人包围背景

OK向下↓

当敌军的飞机从我们头顶飞过时,我就知道,我们大概会交代在这了。

"坦克呢?!"我冲身边剩下的最后一个兵吼着,"他妈的你把坦克开哪去了?!!"

"这边!长官!"他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大声回我,"坦克在这边!"


我擦干净了糊在眼上的血块,随便拿了个什么当盾,裹紧了身上的防弹衣,一鼓作气的冲了过去。我对自己的速度还是很有自信的,当我在军校时,我的短跑成绩是全校第一。

很险,那飞机上装备的机关枪几乎是贴着我的屁股扫过去的,带起了一堆灰尘。


我抬头朝前看,他刚刚从驾驶室爬出来,摸出了几把M9和几个闪光弹。

我走过去,不屑的吐了口唾沫,顺带清了下口中的血腥味。"就这点破装备,对面也真够抠门的。"面对飞机和数量几十倍于我们的敌军,拿个M9去硬抗简直是在开玩笑。

他大概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依旧蹲在驾驶室旁边,试图在那可怜的一点儿地方找出把加特林。

显然上帝真的要给我们开这个玩笑了。

"这里什么都没了",他缓慢的回头,脸色苍白,"长官,恐怕我们真的要……”他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没继续说下去。

我抬头去看,铁灰色的轰炸机几乎组成了整个天空。

"放他娘的屁!",我冲他吼,"老子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地方!"

﹍﹍﹍﹍﹍﹍﹍﹍﹍﹍﹍﹍﹍﹍﹍﹍﹍﹍﹍

他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靠近掩体的那边,面对着我慢慢的站直。他好像突然觉醒了,或是下了什么决心,又或者是别的什么,眼睛忽然的亮了起来。

他朝我敬了一个标准的过了头的军礼,腰杆挺得笔直,被鲜血浸透的眼珠子弹似的反着灼眼的光。

我听见他大吼,

"长官,我将成为您的刀枪,您的盾牌,您最忠诚的追随者!!"

话音刚落,炮火轰鸣,爆炸的气浪掀动了他的迷彩服和半长的发,几根被凝固的血污定在一起的红发从他的衣领飞出来,掠过我的脸颊。

我敢保证他那一瞬间绝对失聪了,但他却依然在朝我嘶吼着那些该死的话

"如果我还活着,长官!!我会和您在任何地方疯狂的做爱!!"

"我永远都是您的人!!!"


妈的,我想,这真是个蠢毙了的兵。